首页>公众号在线>正文

滴血的中国制造业!负重前行!

2020-10-16 机械教授

如今这年头开工厂,最想发牢骚的就是工厂的老板,最想大哭大闹的也是工厂的老板。

老板受的气多。出门客户向他撒气,得赔笑,回厂员工向他撒气,得鼓励,成了竹筒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老板陪的笑脸多,陪客户笑,还要陪员工笑,陪官员笑,很少有人,像老板一样陪那么多的笑脸。

老板啊,心总是悬着的。没有单子,工人没事做,急啊。单子下来了,发现人手不够,机器不够,工艺不会,更急;供应商要钱了,要交厂租了,要发工资了,要交水电费了....

一旦做了工厂老板,你得是发光发热的太阳。所有的人都要你给他提供动力源,管理人员没激情了,你要去打气,工人有意见了,你要去调节,客人发气了,你要去装孙子。老板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你能照亮别人,谁又来照亮你呢?

滴血的中国制造业——老板们活着太不容易!

今年制造业的老板们生存得更顽强,做实体的都是苦B,而制造业的老板们,是苦B中的战斗机......

他们,大多白手起家,一般最早是大厂的技术员或销售,是平均年龄最高,工作最忙,压力最大,应酬饭局最多,企业家族化最深的那群老板。

他们,是工作最辛苦的老板,他们平日应付着工商税务,消防环保,银行法院,甲方乙方;背负着巨大的资金投入和漫长的投资回报期;担忧着细小差错引发巨大事故的隐患;处理着纷乱冗杂的债权债务;迎接着千变万化的销售市场。

他们,是最适应变化的老板,他们经历了原料上涨,租金上涨,人工劳保成本上涨,行业标准和资质不断提高,顶住了如变脸艺术般的国家政策,如过山车游戏般的融资成本。

他们,是最有理想的老板,他们不辞辛苦的从贴牌加工到研发技术到山寨品牌,终于实现了他们的终极理想---品牌化!却发现没有实现利润化。

他们,是最不肯认输的老板,他们打破脑袋,费尽心思,做小伏低挣来一个给垄断国企或政府行贿的机会,刚以为可以喘口气数数钱,领导就又换了。

他们,曾经站在中国社会改革经济飞跃的起跑线上,意气风发风光无限,走到最后苟延残喘,四顾茫然。

可是,制造业出身的老板是不会放弃的!

五年以前,当他们发现一年辛苦的利润比不了别人随便炒个楼,他们清醒了,他们还有当年雄心壮志要做百年基业时买的地啊。于是他们立下多元化发展的企业战略,做地产!做开发商!

然后,结果你们知道的......

可是,制造业出身的老板们是意志力最坚强的!

这两年,他们终于看到了金融市场点石成金的魅力,于是他们从地产行业的失败中挣扎出来,找投资包装上市,创业版!新三板!Q版!

几年前国家发钱四万亿,连发改委前的复印社都赚飞了,可是他们错过了,现在,他们清醒了,买钱卖钱才最赚钱啊!这叫资本运营!这叫金融!一定要坐上金融这班车!

但是,他们很快发现,他们的工厂做不出PPT,讲不出故事,那些投资人对他们这些流水账目一目了然的制造业不感兴趣。

那些只比他们小孩大一点的投资人啊,拿着那么多钱啊,那么多他们平日十五个点以上利息也融不到的大把大把的钱,哪里来的,难道是银行多印给他们的么?

可是,制造业的老板是最执着最实干的!没人给他们投资,他们自己来!不都是最后要到金融市场上赚钱,好,家底都拿出来,炒股!说了搞金融就要搞金融!

然后,结果你们知道的......

每天看着即将停工的工厂,积压的产品和原料,曾经一起战斗现在已经分崩离析的家族成员,又想想以后缠身的债务和需要维持的尊严。

再看着面前已有一层薄灰的老板台,凝视着一张商会的合影,制造业的老板们点燃一根中华,嘴边浮起一丝微笑。

“干!” 2020,制造业可以倒下,可是制造业老板的意志永存......


关键词: 中国   制造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