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危机背后的制造业中小企业“疫病”本源

2020-03-02 中国机械工程学会

自2019年12月至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已肆虐我国三月有余,在广大人民群众生命安全面临巨大风险的同时,我国经济也为此蒙上了一层阴影,首当其冲者就是2019年已然面临发展困境的广大中小企业。

1. 疫情来袭加剧制造业中小企业寒冬

我国中小企业的数量达到3000多万家,占企业总数90%以上,贡献了全国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和80%以上的劳动力就业,是我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制造业中小企业作为其中主力,更是撑起了我国制造业发展的“半边天”。然而,随着全球宏观经济增长持续放缓以及中美贸易摩擦所造成的出口增幅放缓,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中小企业面临较大的困境。

2019年四季度,我国中小企业发展指数(SMEDI)仅为92.7,自2011年三季度以来已经连续8年低于景气临界值100,其中工业分行业指数为92.5,低于总体指数,制造业中小企业发展处于承压状态。

如此背景下遭遇疫情,对中小企业而言可谓雪上加霜。为控制疫情,全国多地采取“封城”、封路、延迟开工等对策,这对于制造业中小企业影响巨大。

一是疫情导致客户需求减少,企业订单下降;

二是企业所需的原材料、劳动力等生产要素流通受阻,难以开展正常生产;

三是销售渠道受阻,企业已经生产的产品无法变现。

与此同时,企业还需要承担人员工资、厂房租金、借贷利息等刚性费用以及无法正常交付产品可能带来的违约金等多种经济支出,不得不面临严峻的生存危机。

据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北京小微企业综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联合调查,受本次疫情影响,85.01%的企业现金无法维持3个月以上,近30%的企业估计疫情导致2020年营业收入下降幅度超过50%。

长期来看,如果这种情况无法有效改善,致使大批中小企业倒闭,将带来大量人群失业,导致市场消费能力萎缩,中小企业销售收入继续下降,更多企业倒闭,形成恶性循环。

作为中国这个世界工厂中最主要的一批生产力,中小企业的“疫病”已经通过全球产业链逐渐蔓延到国外,世界各地均有企业因中国企业断供而停产,不得不四处寻找替代品。

一旦“替代品”成为“常用品”,中国制造在全球供应链中的核心地位将会松动,制造业将出现外流风险。如无法有效遏制这一情况,中国制造可能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因此,如何让广大制造业中小企业尽快摆脱疫情困境、步入发展正轨,是我们当前急需考虑的严肃问题。

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于2020年2月18日(星期二)上午10时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国务院国资委宣传局局长、新闻发言人夏庆丰表示,疫情面前中小企业更加脆弱,扶持中小企业是理所当然的,中央企业将在产业链合作等方面积极响应带头落实,出台的政策中有些是专门支持帮助中小企业的专项政策。

国资委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表示,对于疫情影响导致的中小企业延迟交货、延迟支付等情况,将指导中央企业本着共克时艰、友好协商的原则,及时主动加强沟通,依法依规通过采取延期履行、修改部分合同条款等方式,解决中小企业的困难和问题。

2.疫情危机背后的制造业中小企业“疫病”本源

本次疫情危机暴露出我国制造业中小企业脆弱的抗风险能力,其根本原因在于我国制造业中小企业落后的生产模式、不足的供应链掌控力、欠佳的融资能力和匮乏的人才资源,这四大因素降低了制造业中小企业竞争力,严重制约其进一步发展。

(1)落后的生产模式难以获得丰厚的市场利润

我国制造业中小企业主要集聚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在大批量生产和人口成本的红利尚未褪去之前,大部分中小企业通过一条“投资—扩大生产—再投资—再扩大生产”的粗放式发展路径实现了规模增长与资本积累。

但是,随着社会经济进步,原材料成本、人力成本、场地成本等经营成本持续升高,中小企业已经难以依赖这种发展模式继续生存。

一方面,传统市场逼近饱和,企业利润持续下降。

大量中小企业所处于的生产制造环节是产业链上的低利润环节,相比研发设计、品牌营销等环节20%-50%的利润率,高端制造环节利润率仅为10%-20%,低端生产制造环节利润率更是仅有2%-3%。

同时,大量低端劳动密集型生产制造环节缺乏技术壁垒,后来者能够轻易进入,市场快速形成红海,产品同质化竞争严重。为了获得市场,企业不得不进一步降低产品价格、压缩利润空间,导致大量中小企业处于微利乃至亏损边缘状态。而本次疫情也反映出来,劳动密集型产业受突发事件影响较大,企业亟待向技术密集型转型。

另一方面,新兴市场开始萌芽,企业开拓市场乏力。

随着社会发展,多样化、高品质、个性化的消费结构升级孕育了新的市场需求,对产业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据商务部统计,安全、设计和品质已经成为我国消费者关注的重点内容,需求升级显著。

然而,这与大量国内中小企业批量化生产和追求规模经济的供给行为形成错位,产品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大量市场份额只能由进口产品占据,广大中小企业遭遇订单下滑、产能过剩、无法获利的困境。

(2)不足的供应链掌控力难以应对突发的市场变化

供应链对于企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没有一个完整的供应链,企业无法完成生产销售,企业的生存和发展也无从谈起。相比于其他行业,制造业企业作为供应链中间环节,对于供应链上下游管理的要求更高。然而,当前我国制造业中小企业供应链掌控力严重不足,导致企业难以应对市场突发的各类变化。

一方面,制造业中小企业对供应链的管理能力较弱。面向供应链上游采购时,大量企业没有开展精密计算,导致原材料采购不足或剩余,造成产量匮乏或是资金浪费。面向供应链下游销售时,未能及时获取客户的生产计划、采购计划等信息,无法合理排产、紧密对接需求,导致生产过剩、库存积压、产量不足、延期交货等诸多问题出现。

另一方面,大量制造业中小企业的供应链结构相对僵化,上下游往往仅具备少量几个固定的合作伙伴,一旦某一个合作伙伴突发经营问题,就有可能面临供应链断裂的危机,导致原材料严重不足或产品无路可销。而临时更换合作伙伴难度大、成本高,无法有效解决企业燃眉之急。

(3)欠佳的融资能力难以满足运营的资金需求

高涨的运营成本、漫长的收款账期、有限的现金储备使得中小企业面临较大的现金压力,能否顺利融资成为维系中小企业生存的关键因素。特别是突发事件发生时,中小企业的现金流将面临更严峻挑战。然而,受限于中小企业当前不良的盈利能力、不足的固定资产、偏低的流动比率和不合理的流动资产结构,不得不面临融资渠道少、融资成本高等问题。

融资渠道方面,我国投融资市场整体发展尚不成熟,未能建立覆盖产业链各环节的、多层次的投融资体系,中小企业所能使用的融资手段单一,大部分融资仅能通过银行贷款和民间借贷实现,股票、基金和债券等资金募集方式使用者较少。

其原因是当前相关政策和法律法规对企业通过股票市场、债券市场等方式融资规定了较高的门槛,大部分中小企业受限于经营水平,无法达到相应要求,难以获取足够的资金支持维系企业运转。

融资成本方面,即便通过仅有的银行和民间借贷获取资金,中小企业也面临高昂的融资成本。目前我国银行贷款的首要供给对象为政府和大型企业。中小企业经营不确定性较大,与中小企业合作会使银行面临较大的信用风险和市场风险。

因此银行在向中小企业贷款时,不仅会提出短期限、小金额等要求,也会提出更高的利率,根据中小企业发展情况的不同,年化利率较之基准预期年化利率可上浮30%-200%。而民间借贷由于缺乏监管,利率更高,部分地区的最高年息甚至可能超过100%。

(4)匮乏的人才资源难以推动企业的转型升级

人才是推动企业发展的最基础资源,是决定企业发展方向的最基本因素。随着社会发展与技术进步,人才在企业发展中发挥的作用愈发重要,企业对人才的要求也更高、更综合。企业希望通过数字化转型升级打造核心竞争力,不仅需要优秀的人才建设现代化的管理体系,还需要尖端的人才开展关键技术的研发。然而,对于大多数中小企业而言,优质人才的匮乏已成为阻碍企业发展的顽疾。

宏观角度来看,我国制造业高端人才的总体供给严重不足。当前制造业对于人才的要求不断提高,融合型人才成为我国制造业最主要的需求目标。但是,我国目前在制造业人才培养方面存在要求变化认识不足、缺乏统筹协调、实训基地建设滞后等问题,培养的人才能力与企业需求脱节,导致制造业出现千万级高技能人才缺口。

微观角度来看,囿于经营水平,大部分中小企业普遍存在知名度低、薪酬待遇低、成长空间有限等、管理不规范、合法权益缺乏保障等诸多问题,部分中小企业更是存在地理位置偏远、交通运输不便、工作环境不佳等问题,对优秀人才难以产生足够吸引力。面对互联网、金融等其他行业及以及同行业内大型企业的竞争,很难招揽优秀的人才以提升企业发展水平。

关键词:疫情;制造业;小企业